????

 

????


在我們這個時代的中學里,在《惡魯迅小說》和《祝福》中,劉媽對祥林嫂說,她要去地壇捐個門檻當替身,以贖罪。


  有兩個地方涉及到錢。


  的描述。


  '吃過早飯,她就到鎮西頭的地壇去要門檻。


  起初,妙珠堅持不讓,直到她淚流滿面,才勉強答應。


  價錢是一萬二千元。


  差不多一年后,她才從四姨那里取出積攢的工錢,把十二元錢折算成陰陽,請假去鎮西頭。


  ’3月23日財經早餐:美元隨美債收益率下跌黃金反彈12美元油價下跌


    周一(3月22日),美元從近兩周來的最高水平下滑。


  美國國債收益率下跌,削弱了美元的吸引力。


  由于英國和歐盟在疫苗交付問題上繼續存在爭議,英鎊(1.3839,-0.0020,-0.14%)兌美元和歐元(1.1926,-0.0005,-0.04%)下跌。


    現貨黃金下跌1%,至1,27.54美元/盎司。


  黃金市場疲軟,美元下跌,美國國債收益率幾乎沒有提供任何喘息的機會。


  美國股市上漲,削弱了黃金的避險需求。


  油價下跌,市場對歐洲各地新增病例數量激增的擔憂加劇,實物市場有明顯走弱跡象。


    大宗商品收盤,COMEX4月黃金期貨收跌0.2%,報1738.10美元/盎司。


  WTI5月原油期貨收漲0.12美元,漲幅0.2%,報61.56美元/桶;布倫特5月原油期貨收漲0.09美元,漲幅0.14%,報64.62美元/桶。


    美國三大股指均收漲。


  道瓊斯指數收漲103.17點,漲幅0.32%,報32731.14點。


  德邦證券北上資金持續流入A股市場.德邦證券指出,北上資金持續流入A股市場,中小市值個股受加持。


  北上逐步減少銀行增持行為,短期風險偏好轉向成長。


  上期增持最多的銀行板塊本期小幅減持,而大幅減持的電子板塊本期北上資金回流。


  北上資金風險偏好優于市場,率先布局各大板塊。


  除綜合行業外,北上資金全面增持。


  北上資金增持行業內出現個股輪動現象,交易型資金操作跡象明顯。


  北上資金在鋼鐵與銀行板塊之間同時出現大量增減持現象,說明同一板塊內北上資金開始于個股內輪動。


    風險提示:全球疫情大幅反彈。


    報告正文  1.  主要數據  以美元計(下同):  中國4月出口同比增長32.3%,預期增長24.1%,前值增長30.6%。


    中國4月進口同比增長43.1%,預期增長44%,前值增長38.1%。


    中國4月貿易順差為428.5億美元,預期277億美元,前值138億美元。


    2.  產能替代與需求擴張支撐出口強勁  4月出口同比增長32.3%(以美元計,下同),遠超預期值24.1%,略高于前值。


  本月同比高增長的主要原因仍有去年受疫情影響導致的基數效應,但今年4月的出口相對于2019年同期也增長36.3%,表現十分強勁。


  我們在此前各月點評中始終強調出口不會像市場普遍預期一般很快下降,而是將維持較長時間的強勁,如今再度得到驗證。


    分國別來看,4月中國對發達國家出口放緩,對發展中國家出口增加。


  對美國出口同比增速由53.34%下降至31.16%;對歐盟出口同比增速由45.9%下降至23.81%;對日本出口同比增速由7.63%下降至0.39%。


  中國對東盟出口同比增速由14.42%上升至42.16%;對非洲出口同比增速由35.47%上升至63.32%;對拉丁美洲出口同比增速由18.24%上升至31.90%。


  1-4月東盟為我第一大貿易伙伴,貿易金額占總額的14.8%。


    今年3月份以來,全球疫情再度蔓延,其中發展中國家的嚴重程度遠甚于發達國家,而與此同時中國出口也顯示出對發達國家增速下降、而對發展中國家增速上升的特征、“對疫情嚴重的地區出口較多”表明“出口替代”的效應仍然非常明顯。


    具體商品出口情況呈現以下特點:第一,房地產后周期商品熱度不減,汽車、家用電器、家具、燈具等商品出口增速仍位居前列,同比增速分別為88.87%、60.2%、59.65%、35.02%,大部分高于上月的同比增速。


  第二,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強勁。


  玩具、服裝、鞋靴等商品同比增速均接近或超過60%。


  第三,防疫物資出口進一步回落。


  紡織紗線的同比增速由上月的1.65%驟降到本月-16.87%的負增長,醫療器械出口增速也大幅回落。


    出口商品的結構可以看出,目前中國各類商品的出口更加均衡,而非去年僅由防疫物資和電子產品的出口暴增而拉動總出口的情況。


  而房地產和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的增長不僅有產能替代的原因,還有需求增長的拉動。


  疫情后各國都出臺了較強的財政刺激,伴隨著今年全球經濟的共振復蘇,總需求也不斷走強。


  成為支撐中國出口的重要原因。


  所以,我們認為4月份出口強勁是產能替代和需求擴張雙重原因導致的結果。


    3.  進口有“虛高”成分  4月進口同比增長43.1%,略低于預期44%,前值增長38.1%,創2011年2月以來新高,相比2019年同期增長22.5%。


  進口同比的大幅增長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年前同期的負增長。


  兩年復合增長率為10.7%,低于上月的16.7%。


    分國別來看,中國從發達國家的進口同比增速下降,對美國的進口同比增速為51.65%,較上月下降了23.4個百分點;對日本的進口同比增速為25.45%。


  較上月下降了4.95個百分點;而對歐盟的進口同比增速為43.28%,較上月增長了9.42個百分點;中國對以東盟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的進口同比增速上升,自東盟、非洲、拉丁美洲的進口同比增長率分別為40.64%,82.79%,41.33%,反映出我國進口結構也更加多元。


    具體商品來看,主要商品中絕大多數進口同比保持增長。


  汽車進口仍然保持高增長,同比達到222.01%,反映出國內汽車消費的強勁。


  原材料類商品進口保持高增速,鐵礦砂、原油、未鍛軋銅及銅材、銅礦進口同比增長分別為89.56%、73.18%、67.24%、51.35%,除原油外漲幅均較上月有小幅下降,價格上漲是原材料進口額高增的主要原因。


  農產品類漲幅回落,糧食進口同比增長72.9%,較上月大幅回落了60.3個百分點,大豆進口同比增長53.78%,較上月大幅回落了74.32個百分點。


  總體來說,進口金額的高增反映出國內需求較旺盛,但不可否認的是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在其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進口有一定“虛高”的成分。


    4.  人民幣適度升值是緩解輸入性通脹的手段  中國4月貿易順差為428.5億美元,大超預期277億美元,前值138億美元。


  出口方面,我們認為“產能替代”與需求擴張的邏輯不會很快消退。


  在全球經濟共振復蘇的背景下,中國出口有望保持較強勢頭,但工業品原材料價格的上漲給國內進口企業造成了較大壓力,同時從國內PPI和CPI的剪刀差來看,價格從上游到下游的傳導并不通暢。


  面對“輸入性通脹”,允許人民幣適當升值可以緩解成本壓力,將部分壓力轉移到出口端。


  在2007年、2011年的“輸入性通脹”階段,人民幣就出現了明顯升值。


  我們認為在當前出口強勁、進口虛高的背景下,這一措施是利大于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