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中文


一个 完善攻防 计划,可以在 入市前了解每笔 交易的最大 损失,并在能 承受的范围内, 面对短期的 市场 波动,可以从容应对。


  未来一两年时间内, 利率可能会依然保持当下的零利率乃至负利率的状态,但是长期而言,上涨总是必然要发生的。


  哪怕相对较低的利率再持续两三年,也不能据此就说股票价格的高企是合理的。


  大家所 指望的企业 盈利 增长尤其是 科技企业的盈利增长,其主体部分都将发生在相对遥远的未来。


  因此,现在就指望企业盈利猛增来 贴现,指望超低利率一直存在,显然是 没有意义的,遗憾 的是,这恰恰正是华尔街的主流观点。


  事实就是,当预期当中的盈利大增主体部分来到时,十有八九,那时的利率已经要比现在 高出不少,即贴现的大前提是更加正常的利率。


  根据这种前景做一点简单的计算,就知道今天的股价有多危险了。


  由于对通胀上升的担忧在金融市场蔓延,美元周四再次跳水,延续了过去一年大部分时间里将美元 推低至2018年以来 最低水平的下跌趋势。


  通货膨胀持续上升会侵蚀美元的价值,只是这一次还伴随着不断膨胀的 美国贸易和 预算赤字


  美联储希望到2023年底一直将利率保持在零附近,也使美元失去了利率上升的助力。


  Chandler表示,市场在推动许多事情。


  其中之一是,在其他中央银行采取行动,比如加拿大央行开始 减码资产收购,挪威央行暗示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加息,同时一些欧洲利率在短时间内上升了10至 20个基点的背景下,美国的利率却保持 低位


   这就使全球绝对利率水平 变成了拖累美元的重要因素。


  随着重启核协议的 谈判取得进展,市场对可能取消对 伊朗 石油制裁的担忧,令过去两周的涨幅达到了顶峰,但谈判本周遭遇了障碍。


  以色列国防部长将于周三访问美国,与最高安全官员就 伊朗核协议、加沙地带停火进行讨论。


  两名西方外交官和一名伊朗官员表示,谈判可能会在周四暂停,但尚 不清楚谈判是否会在6月18日伊朗总统选举前恢复。


  澳新银行研究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称,这一 推迟将石油日产量再增加200万桶(重返市场)的威胁推迟到今年晚些时候,届时经济进一步增长应能缓冲其影响。


  OPEC秘书长穆罕默德·巴尔 金多(MohammadBarkindo)淡化了对市场的任何潜在干扰。


  他表示,该组织预计,如果达成核协议,伊朗的任何 出口“将以有序和透明的方式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