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s problems today


要创建 头寸,您需要一定数量的资本,通常称为所需 保证金或简称为保证金。


  保证金的数量取决于 工具交易规模和 杠杆率。


  工具是您可以交易的任何商品,例如货币对,现货金属,原油或指数。


  交易规模是您可以买卖一手的金额。


  一标准手等于100, 000单位基础货币。


  根据您的余额和 账户类型,您还可以交易迷你手(0.1)和迷你手(0.01)。


   交易量决定 点值,即您的交易量越大,每个价格走势将越显着。


  例如,在欧洲和 美国,1手的点值是10美元,而在欧洲和美国,0.5手的点值是5美元。


  您可以使用此工具来计算任何头寸的点值。


  杠杆是公司提供的虚拟信用。


  您的杠杆越高,所需保证金越低。


  例如,当您不使用杠杆(比率为1:1)时,要开1手欧美头寸,您需要100,000欧元。


  如果您的帐户杠杆为1:200,则只需要500欧元的保证金。


  有的朋友希望我多讲讲我所 理解纠缠 理论,但我觉得我对纠缠理论的理解是从我开始这个话题开始讨论的。


  如果你想明白这个道理,我们继续讨论前文。


   吃肉理论。


  我们知道,狼不远万里去吃肉。


  它吃的是谁的肉呢?羊肉。


  我们市场上的小资金是羊,合起来就是一群羊,狼是游戏规则的最高级别。


  在资本市场上,游戏规则在很多时候甚至可以定制。


  他们的规则就是用各种手段 吸引更多的人加入羊群,然后养出一只白白胖胖的羊,吃掉一大半,然后继续用各种方法吸引,继续养,继续吃;起起伏伏,不仅能吸引你的注意力,还能 吃掉你,再吃掉你。


  把上面的话理解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可以克服一个纠缠理论的问题。


  为什么第一和第二 买卖点出现分歧就安全了,因为第一和第二买卖点是最后一个中枢的 突破口,害死了很多人。


  大资金逼着你 割肉


  如果你不割肉,那么你就会来跌倒,跌倒,吓死你,逼你 投降,但我 绝不会投降,绝不会。


  那你可能会说,何必呢?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


  如何利用斐波那契 回调线交易?    1.在回调线下方放空单。


  这种方法是确定价格将突破关键 支撑位,出现下跌。


  另外,将 止盈设置在下一个回调线处, 止损设置在回调线上方。


  例如,在 圈1下方下空单,在圈2上设置止盈,在圈1上设置止损,以此类推。


    2.观察K线能否有效突破回调线。


  比如B圈中,重要支撑位0. 618一线,K线击穿0.618一线后强势回调。


  这个时候,交易者可以考虑下多单, 获利可以保守操作,每一次回调线以上都获利一部分。


  但一般来说,0.618一线由于其强大的力量,通常是到顶的。


  但是,不能盲目的使用这种方法下单。


  如图中的蓝色圆圈所示,上影线拉升突破0. 382线后回落,下方实体收盘,但这种空头会在0.382线止步。


  以上,但这样一来,损失不会太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外汇 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  案例1:北京籍王某非法 买卖外汇案  2016年11月,王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 涉赌 外汇资金4次 折合27.6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 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 处以罚款28.2万元人民币(6.4749,0.0027,0.04%)。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 征信系统


    案例2:黑龙江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3月至8月,张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18次折合52.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0.8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河南籍朱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3月至4月,朱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17.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7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北京籍覃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5月至6月,覃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7次折合79.5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60.6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5:安徽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张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6次折合20.6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浙江籍叶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2月至2019年5月,叶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9次折合46.8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1.9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7:四川籍潘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1月至2019年6月,潘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113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6.4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8:浙江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月至2019年7月,李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6次折合21.1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0.2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9:江西籍龚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8月至9月,龚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2次折合74.8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58.1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0:广东籍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20年3月,宋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56.9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79.4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