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coin


任何事物都有其优缺点, 短线交易也有其不足之处。


  短线交易如果每天不留仓过夜,可能会因为价格差距而损失 利润,有时会因为错过交易时间,造成交易机会的丧失,并增加 交易成本(手续费)。


  从 心理因素看,也不利于形成良好的专注力和耐心。


  尽管有这些 不利因素,但从结果来看,这只是利润的减少, 而不是对本金的沉重打击。


  在 外汇投资这样的高风险投资中,在保本的基础上寻求利润是最安全、 最有效的,否则,如果过于盲目和贪婪, 就会适得其反,进展缓慢。


  虽然有的 投资者规模很大,但 一般来说,任何一个投资 参与者在任何一个特定 情况下投入的资源都 只会占到 总量的一小部分(像 索罗斯这样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 国际热钱只可以 说是危机的 催化剂


   陶金表示,企业和政府债券发行均在 3月较去年明显减少,叠加 信贷收缩和非标融资监管的持续,导致社融回落的幅度也比较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 3月份M2(广义货币)和M1(狭义货币)同比 增速较上月 下滑


  数据显示,3月末,M2余额227.65万亿元, 同比增长9.4%,增速比上月末和 上年同期均低0.7个百分点;M1余额61.61万亿元,同比增长7.1%,增速比上月末低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2.1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8.65万亿元,同比增长4.2%。


  一季度净投放现金2229亿元。


    “M2增速下滑是符合预期的,有一些解读认为这是紧信用的体现,我倒不这么认为。


  ” 董希淼表示,2020年2月份为应对疫情冲击,加大了超常规的货币投放,今年3月同比增速下降是比较正常的,而且只能说是小幅回落,此外,3月以来财政支出在加大,这也是M2增速环比放缓的一个原因。


    董希淼认为,2021年货币政策会更加稳健, 流动性会略有收紧,所以M2增速会有所下降。


    陶金认为,M1、M2增速下滑主要受信贷和社融收缩影响。


  他进一步指出,尽管3月份的金融扩张有所收缩,但一季度总体金融数据依然处于超市场预期的扩张状态,这背后是中国及全球 经济复苏和流动性增加,广义和狭义流动性均处于比较宽松状态。


  未来随着经济复苏和物价走高,信用端政策加强指引的可能性将明显提高。


  在经济复苏持续、工业部门局部出现过热隐患、输入型通胀压力增加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尤其是信贷政策在边际上进一步回归中性的必要性变大。